中国监控化学品协会
中国监控化学品协会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OPCW
科学技术发展与履行《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科学咨询委员会的主要工作
发布时间:2016/4/28 来源:OPCW科咨委
分享到:

  【作者: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科学咨询委员会副主席唐程】2015年12月初,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简称,禁化武组织)第20次缔约国大会一致通过决议,将1997年4月29日《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简称,《公约》)生效日定为纪念禁化武组织成立国际日(“禁化武组织日”)。这是继禁化武组织2013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国际社会对该组织在消除化学武器威胁、促进人类和平、实现无化学武器世界所作贡献的又一次肯定。

  禁化武组织是伴随《公约》生效而成立的一个国际多边机构,自1997年以来,禁化武组织由弱到强,逐步壮大。它已由起初的65个原始缔约国发展到目前的192个缔约国,几乎涵盖了98%的世界人口。全面彻底销毁世界所有化学武器(包括老化武和遗弃化武)、实现一个无化学武器世界是《公约》的宗旨和目标。目前,美国和俄罗斯等7个化学武器拥有国家所宣布的72,525吨化学战剂已有90%被销毁。严格监督民用化工企业不生产化学武器是禁化武组织的另一个重要使命。根据《公约》要求,86缔约国共宣布了4913个与履行《公约》有关的民用化工设施,截止2016年4月,禁化武组织已对其中的2597个设施进行了现场核查。

  《公约》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消除一整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国际军控条约。然而,与其它国际条约不同之处是,该《公约》无论是在附表化学品的确定,还是在化学武器销毁、民用化工设施现场核查所进行的化学分析鉴定等方面工作均具有极高的技术含量。也正因如此,《公约》将禁化武组织的常设办事机构命名为“技术秘书处”,并专门设立科学咨询委员会(简称,科咨委)。《公约》规定[1],为“审查可能影响本公约实施的科学和技术发展,并为此指令总干事设立科学咨询委员会”,其主要职能是:负责为总干事就科学和技术领域的发展对《公约》的影响提供科学咨询建议。

  禁化武组织科咨委成立于1998年,由缔约国推荐的在自然科学研究和化学武器防备等领域具有较高造诣的人士组成。科咨委委员由总干事根据缔约国推荐的专家人选进行选择任命,每届任期三年,可以连任一届。科咨委由25名委员组成,现任主席由英国国防科学技术研究院的克里斯.廷伯利博士担任,副主席由中国国防部的唐程担任。科咨委每年召开1-2次会议,同时,科咨委还根据总干事的要求设立专门的“临时工作组”进行专题性研究工作。科咨委自成立以来,已相继设立了多个临时工作组,分别就现场样品采集和分析、生化融合、生物样品分析、教育与外联以及核查等问题进行了专题研究。

  由于《公约》是80年末和90年代初的历史产物,《公约》所确定的技术标准与核查技术手段无不反应了当时的科学技术发展水平。二十多年来,科学技术发展日新月异,为确保履行《公约》的各项技术手段与时俱进,总干事越来越重视科咨委的作用发挥。近年来,科咨委针对科学技术的发展,围绕以下几个方面为总干事就履行《公约》提出了许多有价值的意见和建议:

  一、深入研究监控化学品特性,为完善《公约》宣布义务提供准确合理的科学依据

  《公约》宣布条款确定的范围是否准确合理直接影响到《公约》的有效性和缔约国对《公约》义务的执行。近年来,科咨委根据科学技术的发展以及人们对相关监控化学品认知水平的不断加深,对《公约》监控化学品的宣布标准与适用范围方面提出了一系列的科学意见与建议。特别是在控暴剂宣布范围问题上,2014年,科咨委根据总干事的要求对此问题进行了充分研究。科咨委对已经宣布的、正在研究的和已商业化的控暴剂所涉及的59种化学品进行了全面评估,并将上述化学品的生理性能、理化性能与《公约》关于有毒化学品的定义进行了对比。结果发现,在59种化学品中只有17种化学品满足科学的控暴剂定义,而其它的42种化学品应被视为有毒化学品,即,科学上已不再适宜作为控暴剂继续使用。同时,科咨委对《公约》生效以来,缔约国已宣布的14种控暴剂进行了专门分析研究,发现其中的3种化学品,亚当氏剂、2-溴乙酸乙酯和4-氯苯乙酮,由于可能对人类的生理过程造成永久性伤害或导致死亡,建议不再适合作为控暴剂使用。

  2014年5月,总干事根据科咨委的建议,以《技术秘书处说明》的形式颁布了《关于控暴剂的宣布:科学咨询委员会的建议》。详细列出了科咨委所建议的可作为控暴剂使用的17种化学品的名称,作为缔约国提交宣布的参考文件。

  此外,科咨委还就附表一化学品作为民用化工设施生产中不可避免伴生化学品的宣布、附表2A和2A*化学品低浓度限值宣布问题向总干事提出了具有科学参考价值的建议。目前,科咨委正在就有关同位素标记的附表化合物和附表化合物立体异构体毒性等相关问题进行研究,从而确定是否需要将上述化学品也纳入《公约》的宣布并接收现场核查。

  二、全面分析现代生物、化学技术发展对履行《公约》所带来的挑战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化学品传统合成生产的模式也在不断发生变化,采用生物媒介技术进行批量或少量化学品生产的情况大幅度提高。据估计,到2020年,将有10%的化学品将采用生物媒介等技术进行生产。虽然目前生物技术被用来生产《公约》附表化学品的可能性还十分有限,但用生物技术生产新的有毒化学品、生物调节剂和毒素的可能性却不容忽视。为此,科咨委于2011年专门成立了“生化融合问题临时工作组”,专门对采用生物方法生产《禁止化学武器公约》附表化学品的可能性进行研究。临时工作组召开了四次专题会议并向总干事提交了《关于生化融合问题的最终报告》。

  毋庸置疑,生化融合正对人类社会的发展,特别是在医疗卫生、替代能源以及环境控制等方面带来极大的益处。生化融合与其它技术的发展,特别是纳米技术应用,也可有效地改进对化学与生物战剂的防护手段。但是,科咨委研究也发现,越来越多地采用生物调节技术进行化学品生产将对化学武器公约的核查机制产生影响。临时工作组认为:《公约》核查附件第九部分中的关于“采用合成方法进行生产”的定义,可涵盖几乎所有用于合成化学物质的设计过程。因此,从理论上讲,采用生物合成方法进行化学品生产的设施也应纳入《公约》OCPF设施(其它化学品生产设施)的宣布与核查范畴。生物与化学融合的趋势同时也增加了《公约》与《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在禁止范围上的重合部分。为加强实施上述两个公约的有效性,需要及时对《公约》与《禁止生物武器公约》进行综合研究与审议。临时工作组就此议题在最终报告中向总干事提出了19条建议,呼吁各界关注生化融合技术对履行《禁止化学武器公约》和《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可能产生的影响。

  科咨委对生化融合问题的研究虽然已告一段落,但国际社会依然密切关注生化融合的发展趋势。瑞士是一个对军控与裁军前沿领域进行研究十分活跃的国家。在科咨委生化融合临时工作组任务结束后,瑞士继续保持了对生化融合问题的跟踪研究。2014年10月,瑞士组织召开了首届生化融合专题研讨会并计划今后每两年召开一次该议题的学术研讨会。目前,瑞士已决定今年年9月5日至8日继续举行第二次生化融合专题研讨会。禁化武组织总干事表示将出席此次研讨会并作主旨发言;这表明了禁化武组织对生化融合问题的高度重视。

  三、积极应对现代科学技术发展对《公约》核查机制所产生的影响

  《公约》的有效的核查机制是区别于其它任何条约的重要标志。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为应对科学技术发展对《公约》)核查机制的影响,确保核查机制及其手段的有效性与先进性,总干事要求科咨委就核查所涉及问题进行广泛深度研究,并于2012年12月20日批准成立了核查问题临时工作组。核查问题临时工作组于从2013年3月至2015年5月先后共举行了六次会议,2015年6月科咨委根据临时工作组的研究结果向总干事提交了最终报告。

  临时工作组针对总干事提出的关切,就改进《公约》的核查措施与手段提出了18条具体建议。在核查手段方面,临时工作组在研究分析了其它国际条约机构(例如,国际原子能机构)在利用先进科学技术手段/方法取得的实际经验,建议禁化武组织应加强获得与分析信息的能力,以用于《公约》规定宣布与核查,包括将公开来源信息和大数据信息分析手段用于对缔约国提供的宣布材料进行分析或核查。在民用化工核查方面,临时工作组对《公约》定义的“用合成方法进行生产”含义,以及对综合厂区/设施内特定有机化物(DOC)混合物宣布问题进行研究的基础上,建议应进一步加强对OCPF设施的宣布与核查措施。在化学分析方面,临时工作组在总结了2013年禁化武组织协助联合国对叙利亚指称使用化学武器进行样品分析的经验基础上,建议技秘处应加强对指称使用化学武器、生物样品、环境样品痕量分析、毒素分析以及现场样品快速分析等方面综合能力的建设,包括加强禁化武组织中央分析数据库(OCAD)的建设,与此同时,还应研究化学分析仪器的便携化、小型化以及一次性使用的生物传感器问题,以便将这些仪器用于现场核查目的。

  总之,科学技术的发展不仅关系到人类进步与社会发展,同时,它对履行《公约》义务也在不断产生影响,需要我们认真研究、积极应对。

  禁化武组织总干事尤祖母居(右)与科学咨询委员会主席廷伯利(中)和副主席唐程一起研究工作

  [1] 《公约》第八条第21款(h)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大街36号德胜凯旋公寓B座1115室 邮编100120 联系电话:010-82032955 010-82032550 邮箱:mishuchu@zjhx.org   邮箱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