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监控化学品协会
中国监控化学品协会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新闻采撷/真知灼见
《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第四届审议大会概况
发布时间:2019/1/22 来源:
分享到:

  【防化研究院 夏治强】《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简称《公约》)第四届审议大会于2018年11月21日-30日在荷兰海牙举行,有150个缔约国、7个国际组织、75个非政府组织等参加第四届审议大会,签约国以色列作为观察员参加了第四届审议大会,给予非签约国南苏丹观察员地位。选举萨尔瓦多大使阿古斯丁·瓦斯克斯·戈麦斯为主席。联合国副秘书长兼联合国裁军事务高级代表Izumi Nakamitsu女士出席大会并致辞。会议的主要议程有:总干事的发言、执行理事会主席关于第四届审议大会筹备工作的报告、一般性辩论、审议科学和技术发展对《禁止化学武器公约》执行情况的影响、附属机构的报告等。现将会议基本情况介绍如下。
  
  一、《公约》有关审议大会的规定与会议筹备情况
  
  根据《公约》第八条第22款规定,《公约》生效后每5年将召开缔约国审议大会,就五年公约执行情况以及科学技术发展对公约的影响进行审议。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PCW)已于2003年、2008年和2013年分别召开了《公约》第一、第二和第三届缔约国审议大会。目前《公约》拥有193个缔约国。
  
  为筹备此届审议大会,OPCW科学咨询委员会(简称“科咨委”)召开了一系列会议,编写了相关报告。OPCW总干事OPCW于2018年4月发布了《科学咨询委员会提交缔约国大会审议<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的履行状况第四届特别会议的关于科学和技术发展的报告》(文件编号:RC-4/DG.1),报告指出:自向第三届审议大会提交报告后的5年里化学领域继续出现了稳定的进步,出现了一些跨越学科边界的与《公约》有关的重要的科技发展。科学技术直接为《公约》关键条款的制定提供了信息,从界定化学武器的条款,到确保宣布完整性、取样分析以及其他核查方法的应用、视察和调查程序、销毁技术的要求等条款,以及关于援助、防护和外联科学界的条款等。科咨委报告还指出:技术变革得益于科学界采取日益呈现跨学科性和融合性的做法来解决问题和推动技术发展。这种跨越传统学科界限的融合推动了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这在化学和生物安全界是经常讨论的话题。由于科学活力既可以提升也有可能破坏维持有效裁军制度的能力。因此,科咨委强调,裁军如果未能掌握足够的科学信息,后果将不堪设想。
  
  为了推动各缔约国积极参与《公约》第四届审议大会,OPCW成立了第四届审议大会筹备工作组。该筹备工作组于2018年5月29日以OPCW技术秘书处说明的形式公开了筹备工作组的报告《技术秘书处的说明:对自第三届审议大会以来<禁止化学武器公约>履行状况的审议》(文件编号:WGRC-4/S/1)。2018年11月8日,OPCW公布了该报告的修订版(文件编号:RC-4/S/1)。该报告就第三届审议大会五年来《公约》履约进展情况进行了详细论述,包括《公约》在加强世界和平与安全方面的作用及对全球反恐所做的贡献、核查进展与相关技术发展、OPCW和缔约国履约能力建设、OPCW与外部的关系和组织管理,并确定了与履约相关科技发展最重要的趋势。报告最后指出,彻底销毁化学武器与防止化学武器重现是OPCW未来面临的挑战。基于OPCW运行环境的不断演变,未来工作显然都需要适应安全、科学、技术、经济和政治环境中的新挑战和新现实,并号召(全世界)能够继续携手合作,以共创一个永无化学武器的世界
  
  二、《公约》履约进展
  
  1.《公约》的普遍性
  
  自三审大会以来,有5个国家(安哥拉、缅甸、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索马里和巴勒斯坦国)加入了《公约》。为此,193个缔约国现正致力于建设一个永无化学武器的世界。只有4个国家(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埃及、南苏丹和以色列)仍未加入《公约》。技秘处和各缔约国继续呼吁其余国家加入《公约》。
  
  自三审大会以来,在设立或指定《公约》缔约国的国家主管部门和在促使缔约国通过立法和行政措施方面均已取得了稳步进展。截至2017年7月31日,已有190个缔约国设立或指定了其国家主管部门;有153个缔约国已通过了国家履约立法,其中的122个缔约国已有了涵盖所有初步措施的立法。
  
  2.化学武器销毁进展
  
  俄罗斯、美国、韩国、阿尔巴尼亚、印度、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等8个缔约国宣布拥有第1类和第2类化学武器72 304吨,其中,第1类化学武器70 493吨,第2类化学武器1 811吨。截止2018年8月31日,宣布的第一类化学武器已销毁了67 936吨(见表1),占96.5%。第2类化学武器已全部被销毁

  目前,除美国还剩余约2 500吨化学武器等待销毁外,其余7国均已完成了宣布化学武器的销毁。美国计划在2023年9月完成其化学武器的销毁。目前,美国化学武器存储在两处:一处在美国普韦布洛化学毒剂销毁中试装置(PCAPP)存储有约2 000吨化学武器,拟采用爆炸销毁系统(PCAPP EDS)进行销毁。预计在2018年夏季开始进行销毁作业。另一处在美国布鲁格拉斯化学毒剂销毁中试装置(BGCAPP)存储有475吨化学武器,拟采用静态引爆罐(SDC)销毁芥子气弹。预计从2020年4月开始进行销毁作业。
  
  第3类化学武器(即未装填弹药与装置),美国、俄罗斯、韩国、印度、利比亚和叙利亚均已完成销毁任务。
  
  叙利亚化学武器销毁情况。从叙利亚运出的最后一批化学武器已于2015年底采用商业化方法全部销毁。这也标志着叙利亚已宣布的化学武器销毁工作全部完成。在化学武器生产设施方面,叙利亚宣布的27个化学武器生产设施也已被全部销毁。
  
  3.日本遗弃在华化学武器销毁处置进展
  
  在过去五年中,2012年10月在石家庄安装的移动销毁设施于2016年1月完成了销毁作业,在石家庄市共销毁了2 567件遗弃化学武器。2014年1月在武汉安装的移动销毁设施于2015年5月完成销毁作业,销毁了264件遗弃化学武器。哈尔滨的移动销毁设施已于最近安装在销毁地点,计划于2019年4月开始销毁作业。
  
  截至2018年11月,于2012年11月在哈尔巴岭开始的挖掘和回收作业已回收约16 000件的遗弃化学武器。从2014年12月在哈尔巴岭开始的销毁作业已成功销毁约14 000件遗弃化学武器。
  
  截至2018年11月,进行了130多项现场调查以及挖掘和回收工作此类作业,发掘和宣布了48 373件遗弃化学武器(不包括截至同一日期在哈尔巴岭恢复并向OPCW宣布的遗弃化学武器的数量)。此类调查、挖掘和回收作业仍在进行中。
  
  据日本向技秘处提交的最新宣布资料,截至2018年7月25日,宣布的遗弃化学武器总数达到63 722件,而销毁的遗弃化学武器总数达50 532件。
  
  三、OPCW总干事在开幕式上的致辞
  
  OPCW总干事费尔南多·阿里亚斯·冈萨雷斯(Fernando Arias González)先生在开幕式上致辞:本《公约》自实施近22年来,所有宣布的化学武器中,96%以上经核查销毁。《公约》和OPCW对裁军和不扩散做出了独特的贡献。消除宣布的全球化学武器储存是从世界上消除化学武器威胁的第一步,但这项任务尚未完成。美国预计2023年完成其化学武器的销毁,还有遗弃化学武器和老化学武器有待继续销毁。
  
  现在是时候把我们的注意力转向未来,确保永久遵守禁止化学武器规范。在普遍谴责和有充分文件证明的情况下,化学武器使用事件却是一再发生。化学武器不仅在叙利亚用于悲惨的内战,而且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国际机场和英国郊区街道上发生了公然使用致命神经性毒剂的事件。非国家行为体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是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现实。《公约》和本组织存在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在任何地方和任何情况下使用化学武器。因此,预计技术秘书处为恢复公约权威而开展的活动范围也相应扩大,这包括缔约国大会第四届特别会议于2018年6月通过的题为“应对使用化武所构成的威胁”的决定所要求的任务和职能。我们必须坚决防止违反公约规范的行为。我们必须确保本组织在任何时候都具备揭露违约行为和确定责任的工具、技能和能力。非军事化使用化学物品的成功意味着我们需要重新集中精力和资源,来永久地确保化学武器不再出现。
  
  总干事还指出:科学和技术的进步对公约的核查制度产生了不可避免的影响。科咨委向本届审议大会提交了一份宝贵的报告。这份报告是经过大量审议后的成果。核查制度应不断持续的发展。随着新型化学品和新生产方法的出现,各个缔约国考虑调整核查制度十分重要。建立更好的核查制度还意味着能通过抓住技术带来的机会,在条约的实施方面进行创新。把OPCW实验室升级为化学和技术中心的项目将以一种重要方式对我们的科学知识发展做出贡献。我们还必须认识到科学研究的新发展所产生的影响。我们有责任使禁止化学武器的全球规范成为某种形式的残酷行为的永久障碍(这种残酷行为用了许多代人的时间才得以消除)。
  
  四、各缔约国在一般性辩论中的主要观点
  
  在前3天的一般性辩论中,缔约国就未来5年的工作规划分歧严重。这是《公约》生效21年来,缔约国首次就事关公约原则及其履约机构健康运转的重大问题出现激烈争议。
  
  美国常驻OPCW代表沃德发言指责叙利亚政府反复使用化武、伊朗未向OPCW申报其化武计划、俄罗斯在英国使用神经毒剂且保护叙利亚当局免于国际追责。美国主张,OPCW技术秘书处(技秘处)行使追责权的决定必须得到全面落实,欧盟及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代表对此表示支持。美国还提议修订《公约》化学品附表。2018年10月,美国、加拿大和荷兰依据《公约》第十五条第5款向总干事提交了一份修订化学品附件的技术提案。具体而言,希望在附表中添加两类化学品,其中包括在索尔兹伯里使用的诺维乔克(Novichok)毒剂。此外,美国还表示将通过对未来OPCW化学和技术中心进行自愿捐款,保持OPCW的能力水平、灵活程度和专业知识水平。认可不使用作用于人类中枢神经系统(CNS)的化学品的政策声明。
  
  俄罗斯工业与贸易部副部长卡拉马诺夫发言指出,所谓的叙利亚“化武问题”、英国炮制的“神经毒剂事件”以及少数西方国家出于政治动机强加给OPCW技秘处的“追责权”,加剧了该组织的政治化倾向,加深了成员国之间的分裂。俄罗斯主张,《公约》仅赋予OPCW及其技秘处为化武销毁和防扩散提供技术支持的权限,部分成员国以强行投票方式授权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技术秘书处确认化武使用责任方的决定是不符合规定的。这违背《公约》基本原则和规定,对化武裁军“迈出了破坏性的一步”,悍然侵犯联合国安理会独有的职权。俄罗斯还重申:《公约》第十五条规定只能通过修约会议进行修正,并且只有在没有缔约国投反对票的情况下,才能通过修正案。
  
  他还表示:为摆脱目前的局面,俄罗斯联邦提出了一系列具体措施。在第二十三届会议期间,俄罗斯与中国一道提出了一项决议草案,建议设立工作组,对缔约国大会第四次特别会议上发生的情况进行法律评估,并回答大会决定和技术秘书处进行的相关活动是否符合《公约》的要求这一重大问题。
  
  叙利亚副外长梅克达德在发言中表示,目前本组织存在一些问题。由于本组织成员之间产生的巨大分歧,本组织远未达到最佳状态。所谓“追责权”是西方国家单方面歪曲公约的结果。他呼吁缔约国冷静思考,及时采取行动将OPCW工作带回合法轨道。他表示,尽管OPCW对叙境内化武使用事件的调查疑点重重、错误颇多,叙政府仍将继续配合相关工作,希望OPCW调查团确保专业性、独立性、有效性和权威性,不要沦为被少数成员国利用的政治工具。
  
  委内瑞拉常驻禁化武组织代表艾萨米代表不结盟运动成员国和中国陈述主张。这些国家主张化武裁军仍是《公约》核心目标和OPCW的优先要务,敦促目前世界上唯一没有销毁化武库存的缔约国(美国)尽快完成销毁;呼吁加大对援助与化武防护以及国际合作的投入,通过加强国际合作提高发展中国家履约能力,确保缔约国充分获取和平利用能力;强调OPCW工作不应被政治化,成员国应坚持维护协商一致的传统,努力通过对话协商解决分歧。
  
  中国常驻OPCW代表吴恳发言表示,中方主张坚持平衡推进《公约》各项条款,确保公约得到全面有效实施。日本在华遗弃化武销毁进程一再滞后,中方对此深表关切。中方要求OPCW执行理事会、缔约国大会和审议大会继续审议和监督日遗化武销毁问题,同时确保本组织对日遗化武核查资源的投入;呼吁各方关注日遗化武埋藏信息缺失、污染土壤处理等问题,确保尽快、全面、彻底、安全地销毁日遗化武。
  
  吴恳指出:近年来,叙利亚、马来西亚、英国等发生指称使用化武事件,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中方坚决反对任何国家、任何组织、任何个人在任何情况下、出于任何目的使用化武,坚持主张惩处任何使用化武的行为,支持本组织根据公约规定开展全面、客观、公正的调查,基于确凿证据,得出经得起历史和事实检验的结论。与此同时,中方主张严格根据《公约》规定,充分利用《公约》现有机制处理指称使用化武问题,应深入研究建立使用化武追责机制对《公约》可能产生的影响,确保任何落实使用化武追责决定的措施都符合《公约》规定。
  
  吴恳说,在2018年6月特别缔约国大会和刚刚举行的第23届缔约国大会上,在各方仍处于严重分歧的情况下,一些国家以投票方式强行推动通过“应对使用化武威胁”决定和“OPCW 2019年工作方案和预算”。中方对未经充分协商、强行推动以投票表决方式处理事关《公约》宗旨和目标、事关OPCW健康运转的重大问题表示关切,敦促缔约国相向而行,通过平等的对话协商妥善解决分歧,避免对《公约》未来发展产生负面影响。
  
  五、科咨委报告关于科学技术进步的建议
  
  科咨委和技秘处应继续在《禁止化学武器公约》和《禁止生物武器公约》重叠的领域开展工作,推动国际专家在这些领域开展联席讨论。生命科学的迅猛发展可能会对化学工业产生重大影响。生物和/或生物媒介过程的规模扩大并应用到工业化学品生产领域,生物来源的毒素和材料也适合于此类方法。利用生物或生物媒介方法的最活跃的工业领域之一是特种化学品领域,其中包括若干种以化学和生物学为基础的药物。由于基因组编辑、基因合成和基因测序技术等的迅速发展,推动了在分子水平上理解生命过程的机能的显著发展,加深了对生命过程的化学分析和理解。随着理解的深入,操纵和干扰生命过程的能力也不断增强。
  
  1.关于核查能力发展的建议
  
  科咨委和技秘处应继续评估与《公约》日益相关的技术领域的发展情况,如计算化学、大数据、信息学和人工智能、法证科学、遥感和无人驾驶自动化系统。随着使用生物或生物媒介过程生产化学品的设施数量和种类的增加,需要对这些设施与《公约》目标和宗旨的相关性进行评估,以确定是否有理由豁免某些类型的设施,或者是否需要审议宣布和视察其他化学生产设施的阈值。鼓励技秘处考虑如何证明此类技术在增强其核查《公约》遵守情况的能力和协助缔约国提高自身能力方面的价值。
  
  技秘处应加强工作力度,提升国际实验室查明恶意使用毒素的情况和分析毒素样品的能力。其中可能包括:①更新现有的蓖麻毒素和石房蛤毒素情况说明书;②编写关于已武器化的其他毒素(例如肠毒素B)或被认为有很大可能被用作武器的其他毒素的类似情况说明书;③确定一套用于开发分析方法的优先毒素;④与寻求建设毒素分析能力的其他实验室网络开展密切合作。
  
  关于可能对《公约》构成危险的化学品或可能有助于区分允许的活动与禁止的活动的化学品,其相应的分析数据应添加到禁化武组织中央分析数据库中。其中可能包括经同位素标记的附表化合物的同系物和立体异构体、附表化学品盐类、有毒工业化学品、影响中枢神经系统的化学品、控暴化学品、生物调节剂、毒素和已查明对《公约》构成危险的非附表化学品。
  
  科咨委建议网络中的各实验室共享为OPCW进行样品分析所得的相关技术数据,并在同行评审的科学期刊上发表这些数据,使所有实验室都能受益于经过验证的方法和技术。鉴于OPCW必须有能力调查指称使用非附表有毒化学品的情况,应通过适当的训练等办法加强检测和识别此类化学品及相关降解和反应产物的痕迹的能力。
  
  技秘处可建立一个老的、遗弃的和/或海上倾弃的化学武器的环境影响的技术信息库,以便其通过该信息库促进知识共享。此类信息包含了解化学毒剂的环境归趋和传播的有用数据,对调查性和回顾性分析而言具有一定价值。
  
  2.关于《公约》附表化学品的建议
  
  鉴于自25年前这些附表化学品最终确定以来,化学和化学工业发生了重大变化,现应考虑对这些附表化学品加以审议,以评估:①目前所列化学品所在附表中的位置是否恰当;②是否应在附表化学品中增列或删除任何有毒化学品或特定前体。
  
  关于所谓的“失能化学品”或影响中枢神经系统(CNS)化学品,科咨委建议鉴于此类化学品的供应日益增加,技秘处应做好准备发展所需能力,以开展涉及指称使用中枢神经系统的化学品用于敌对目的任务,包括样品收集和向OPCW中央分析数据库添加分析数据。
  
  3.关于援助和防护方面的建议
  
  为了提高OPCW协助缔约国应对化学武器袭击或涉及有毒化学品事件的能力,技秘处应加强准备工作,并监测医疗对策、探测、身体防护和洗消等方面的进展情况。
  
  4.关于化学品安全和安保的建议
  
  缔约国和OPCW日益认识到化学品安全和安保(chemical safety and security)的重要性,特别是考虑到确认非国家行为体使用了化学武器的情况下。国际上为加强化学品安全和安保做出的努力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科学技术,包括建模、风险评估、减少风险和开发生产过程,以减少或尽量减少剧毒化学品的存在。科咨委鼓励技秘处与技术专家接洽,确保其协助缔约国开展化学品安全和安保工作的努力能够获得坚实的科学技术基础。科咨委建议,技秘处应鼓励进行化学安全措施方面的研究,防止有毒化学品被非国家行为体获取并意图将其用作化学武器。
  
  六、OPCW未来优先事项工作组向四审会提出的建议
  
  根据OPCW执行理事会2016年7月14日第EC-82/DEC.2号决定,设立OPCW未来优先事项不限成员名额工作组,该工作组作为一个非正式机制,接收、讨论、优先处理、详尽阐述并整合各缔约国和技秘处关于禁化武组织涉及《公约》各个方面的未来优先事项或关于《公约》进展情况的想法和提议,以期提供一份全面、清楚、有前瞻性和注重行动的文件,其中包括供缔约国大会审议《公约》实施情况的第四届特别会议审议的建议。
  
  2018年7月16日,技秘处发布了该工作组的报告《OPCW未来优先事项不限成员名额工作组向缔约国大会审议<禁止化学武器公约>实施情况的第四届特别会议的建议》(文件编号:RC-4/WP.1)。该报告指出:《公约》的全球性普及和防止任何人在任何情况下使用化学武器,必须继续成为OPCW和成员国议程的优先事项。鉴于销毁缔约国所宣布的化学武器库存的工作已基本完成,OPCW应更加注重预防化学武器重现,避免扩散危险,排除任何国家、非国家行为体或个人在任何地点和任何时间使用这些武器的可能性。缔约国需要强化边境管制、进出口管制制度以及执法措施,查明、制止和打击双重用途化学品的非法贩运和中介活动,确保这些化学品不落入非国家行为体之手。
  
  1.核查方面的建议
  
  核查制度是《公约》和缔约国承诺的核心要素,是在缔约国之间建立信任和增加透明度、增进对双重用途化学品在全球的使用和贸易情况的了解以及查明或者制止被禁止活动的关键。因此,必须保持该制度的完整性。OPCW应保持处理非库存相关问题的能力,如不断发现老的、遗弃的化学武器。考虑到自《公约》谈判以来不断变化的安全形势和科技进步,并且为了确保《公约》核查制度的持续相关性和有效性,需要继续对该核查制度进行调整,包括在化学和生物学的融合方面,特别是关于通过生物媒介合成法生产与《公约》有关的附表化学品或有害化学品的问题,以及开发出比《公约》目前所列化学品毒性更大的新化学品的可能性问题。
  
  核查活动应采取一种基于风险的方法进行,其中,缔约国的宣布将继续构成此类活动的基础。但在确定活动的优先次序时,应考虑到缔约国的技术能力、科学和技术进步、利益相关方自愿采取的措施以及国家执行有效措施的到位情况等因素。为此使用的任何资料都应具有可靠的来源。
  
  本组织应继续在现场和场外开展核查活动,包括酌情通过非例行任务和取样与分析,配备可靠又先进的检测设备和符合目的的相应程序进行核查。这就需要在信息管理、供资、人员配置以及采用更好的方法和新技术方面做出调整。考虑到非常规核查活动数量的增加,本组织应加强其远程核查能力,包括使用无人机,以最大限度地减少可疑化学武器释放后给视察员造成的危险。
  
  OPCW应越来越多地将其能力测试应用于处理未知或新型有毒化学品的识别,以便能够对与附表化学品不相匹配的指称使用进行调查。本组织应不断加强其取样和分析能力,同时加强法证和鉴定能力。OPCW实验室和缔约国应加强协作,提升在环境和临床/生物医学样本、毒素和影响中枢神经系统的化学品领域的能力建设。OPCW中央分析数据库应加以扩大和改进。本组织应确保稳步增加该数据库与《公约》相关的化学品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控暴剂、影响中枢神经系统的化学品及其降解产物。
  
  本组织应定期或在必要时根据第十五条“技术性变更”项下的机制,在附表中添加新的剧毒试剂及其前体。为了便于对化学武器的使用进行法证分析和归属研究,本组织应为不同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开发的化学武器战剂开发“指纹数据库”,这对于追踪和交叉参照某一特定来源或生产途径的有毒化学品或前体是必不可少的。
  
  2.能力发展方面的建议
  
  防止化学武器的重新出现以及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可能使用化学武器的威胁,要求缔约国确保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充分履行第七条规定的义务,包括为化学毒剂的进出口建立明确的立法框架和监测体系;履行第十一条项下就缔约国的经济或技术发展和化学活动领域的国际合作所作的承诺,促进缔约国的经济发展。
  
  应将恐怖主义问题不限成员名额工作组下分的非国家行为体工作小组的工作成果(EC-86/D EC.9,2017年10月13日)视为本组织未来的优先事项,特别是在能力建设活动方面。
  
  应提升OPCW能力发展活动的效力和效率。能力发展活动应采取更佳的战略方针,包括从以活动为基础的方针向以计划为基础的方针转变,确保有效地执行计划,并实现资金效益的最大化。
  
  制定化学品综合管理准则,帮助发展中国家掌握化学品管理最佳做法方面的知识。为此,技秘处可制定关于如何以最佳方式控制化学品贸易的准则,提供实际的技术援助,帮助缔约国根据本国的具体国情调整这些准则,并提供培训、实施工具和其他形式的支持。
  
  3.外部伙伴参与方面的建议
  
  OPCW的参与活动应通过与外部利益相关方接洽,提高公众对这些目标的认识和支持,从而实现《公约》的各项目标。此外,OPCW应能够在危机局势期间与多个受众同时接洽,管理敏感问题。
  
  加强与其他国际组织的合作将实现重要的协同效应,特别是在分享响应化生放核事件的最佳做法方面。技秘处应探索在援助和保护方面开展联合行动、能力建设活动或协调工作的更多机会,包括与国际原子能机构、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组织和《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实施支助单位等相关组织共同响应重大突发事件。
  
  考虑到生物和化学之间的融合,OPCW应寻求与《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实施支助单位进一步合作,并考虑邀请《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实施支助单位官员在有关国家当局出席的区域公约会议期间举行聚焦于《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讨论。
  
  为推进民间团体、学术界和非政府组织在协助缔约国维护禁止使用化学武器的国际准则、防止化学武器重现以及支持国家当局完善《公约》的国内实施情况方面发挥重要作用,OPCW应尽可能与民间社会组织展开广泛的接触。
  
  4.未来政策讨论方面的建议
  
  执法情景中影响中枢神经系统的雾化化学品。注意到尽管有《公约》第二条第9款(d)项的规定,缔约国仍日益关切针对中枢神经系统的有毒化学品及其在某些执法情景中以气雾剂形式使用的可能,他们担心此类化学品的使用会破坏《公约》的目标和宗旨。同时还注意到OPCW科咨委的结论,即影响中枢神经系统的化学品无法安全地用于执法目的。鉴于此,本组织应在不预先确定结果的前提下,在其决策机构开展包容性政策讨论。这类讨论可以考虑任何对出于执法目的使用影响中枢神经系统的化学品做出的解释性声明对《公约》执行的影响,包括其核查制度等。有能力的缔约国应公布其对此类出于执法目的而使用的化学品所持的国家立场。
  
  关于海上倾弃化学武器问题的自愿协商与合作。鉴于联合国大会2013年7月24日关于“评估海上倾弃化学弹药所生废物对环境的影响并提高对此种影响的认识的合作措施”的第68/258号决议,本组织应:邀请缔约国支持关于海上倾弃化学弹药相关信息的自愿分享事宜;提高对这一问题的认识并促进这方面的合作;继续作为论坛供相关方就此事项开展自愿协商与合作。
  
  七、第四届审议大会主席关于四审会会议情况的报告
  
  在11月30日四审会结束的当天,大会主席萨尔瓦多大使阿古斯丁·瓦斯克斯·戈麦斯在OPCW网站发布《关于审查<禁止化学武器公约>运行情况的缔约国大会第四届特别会议(第四届审议大会)纪要的主席报告》(文件编号:RC-4/3号),他表示:在提交本报告之前,主席提交了关于审议《禁止化学武器公约》履行的非正式报告草案,供第四届审议大会审议。根据收到的评论,他得出结论认为,尽管进行了广泛的磋商和最大努力,但在有关叙利亚、马来西亚、英国等发生的化学武器使用事件,巴勒斯坦国成为缔约国,美国剩余化学武器销毁,OPCW-UN事实调查组任务授权,中枢神经系统(CNS)有毒化学品,宣布评估小组(DAT)所需宣布数据,海上倾倒化学武器数据分享,以及《公约》规定的“协商一致”原则在OPCW“议事规则”规定的实质性问题决策中的相关性等方面存在分歧。在议程项目十二“通过第四届审议大会的最终文件”一段中写道:尚未达成关于通过第四届审议大会最终文件的共识。
  
  1.《公约》在实现其目标和加强国际和平与安全方面的作用
  
  第四届审议大会回顾说,《公约》是一项独特的多边协定,在严格有效的国际管制下,以非歧视性和可核查的方式禁止一整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满意地注意到《公约》总体而言取得了巨大成功,也是有效多边主义的一个例子。第四届审议大会强调,销毁各类化学武器是本组织的一项基本目标,重申了尽快销毁或以其他方式处置老化学武器和遗弃化学武器的义务。
  
  第四届审议大会对自缔约国大会第三届审议大会以来使用化学武器的案件数量表示严重关切,重申最强烈地谴责在任何情况下、任何人、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使用化学武器,并表示坚信必须追究那些对使用化学武器负责人的责任。
  
  第四届审议大会注意到了自第三次审议会议以来,在伊拉克,马来西亚,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和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等地使用过硫芥子气,氯气,沙林,VX,一种高毒性神经性毒剂和其他毒剂作为化学武器。特别关切,据称2018年11月24日在阿勒颇使用了氯气,并鼓励技秘处继续收集所有可用来源的信息,以确定是否使用了化学武器。
  
  第四届审议大会强调,由于销毁已宣布化学武器库存接近完成,本组织应继续履行其裁军任务,重点是防止化学武器重新出现并避免其扩散的风险,以期排除任何人、任何地方、任何时间使用化学武器的可能性。重申了执理会(EC-86/DEC.9,2017年10月13日)关于致力于恐怖主义集团等非国家行为体使用化学武器构成威胁的决定的重要性。根据这一决定,为了妥善处理非国家行为体使用化学武器,第四届审议大会强调必须酌情与相关的国际和区域联系,探讨与处理化学恐怖主义潜在威胁的组织和机构进一步的合作,在现有工作的基础上交流经验。
  
  2.核查
  
  第四届审议大会注意到核查制度对于成功履行《公约》至关重要;强调缔约国充分和及时履行第三条规定的所有宣布义务的重要性;重申缔约国需要根据第三条提供全面和准确的宣布;重申彻底销毁化学武器和转用或彻底销毁化学武器生产设施对于实现《公约》的目标和宗旨至关重要;强调化学武器的严重威胁,并敦促唯一拥有缔约国(美国)加速销毁其化学武器;关切地注意到日本遗弃在中国化学武器整体销毁进度低于预期,重申必须根据《公约》的规定和执理会第六十七届会议的有关决定(EC-67/DEC.6)销毁所有的遗弃化学武器
  
  第四届审议大会认识到OPCW仍然需要拥有最新的、核准的核查技术,并根据与《公约》一致的程序核准的能力要求;应根据科学和技术的进步,以符合《公约》的方式继续改进和调整核查制度,同时酌情考虑科咨委向总干事提出的建议,并分发给执理会和审议大会。
  
  第四届审议大会欢迎建立生物医学样品指定实验室网络;强调OPCW中央分析数据库(OCAD)在分析中发挥的重要作用,并欢迎根据决定(EC-86/DEC.10,2017年10月13日)新的、经过验证的数据,包括与《公约》有关的非附表化学品,纳入OCAD,但应注意到它们在视察中的使用是选择性的,并须经被视察缔约国的同意。
  
  第四届审议大会注意到一些活动,如OPCW叙利亚事实调查组(FFM),宣布评估小组和技术援助访问。它还注意到联合国秘书长调查所涉及的关于指称使用化学和生物武器的机制,禁化武组织 - 联合国联合特派团以及在拥有缔约国领土之外销毁化学武器的调查。还注意到对本段所述活动的不同意见。
  
  第四届审议大会重申支持总干事设立事实调查组的决定,以确定有关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境内涉嫌使用化学武器,包括指称使用有毒化学品的的事实,同时强调特派团人员的安全和保障仍然是头等大事。强调事实调查组所需的专业性、公正性和透明度。
  
  第四届审议大会强调了OPCW实验室的作用以及强大的OPCW指定实验室网络的作用;认识到针对中枢神经系统(CNS)的有毒化学品应成为缔约国,包括决策机关所考虑的一个事项。呼吁根据适当的技术进步稳步扩大禁化武组织中央分析数据库,并鼓励缔约国继续提交关于附表和相关非附表化学品的数据;强调OPCW实验室在核查制度的有效性和完整性方面的重要作用,并呼吁将OPCW实验室升级为化学和技术中心,以跟上当前的威胁和科学与技术发展的步伐。
  
  第四届审议大会鼓励技秘处制定关于在《公约》范围内建立毒素指定实验室网络的提案;鼓励技秘处考虑在能力验证中处理非附表化学品的鉴别问题,以便能够进行解决指称使用调查化学品与附表化学品不匹配的问题;鼓励技秘处与缔约国密切合作,继续努力提高核查制度的效力和效率。
  
  3.国家履行措施
  
  第四届审议大会强调所有缔约国有义务根据其宪法程序采取必要措施履行《公约》规定的义务,包括在其领土内和在其管辖范围内的任何其他地方,禁止自然人和法人从事《公约》禁止的缔约国活动的义务;强调需要根据每个缔约国的宪法要求,采取全面的国家履行措施,填补国家履行方面的空白,并确保国家履行措施符合《公约》的规定。在这方面,第四届审议大会强调要求缔约国根据第七条通过和延伸国家刑事立法;强调了海关管理部门在实施有关《公约》所列化学品的转让的国家和国际条例方面的作用的重要性,该条例允许有效履行该文书。
  
  4.援助和防护化学武器
  
  第四届审议大会欢迎OPCW在援助和防护化学武器方面的活动,并支持缔约国和技秘处进一步努力促进高度准备应对第十条所述的化学武器威胁,并且还欢迎更加注重充分利用区域和次区域能力和专门知识的有效性和效率,包括酌情利用现有的培训中心和实验室。
  
  第四届审议大会欢迎技秘处采取措施加强其快速响应根据第十条提出的援助请求以及调查指称使用化学武器的能力;赞赏地注意到设立快速响应和援助团,以响应受非国家行为体指称使用有毒化学品事件影响的缔约国的请求,并表示赞赏一些缔约国已经承诺提供支持;请技秘处进一步加强其对第十条援助请求作出快速响应的能力,并提高对指称使用化学武器进行调查的意愿,包括进一步发展快速响应能力。
  
  5.经济和技术发展
  
  第四届审议大会认识到,为本公约不加禁止的目的,化学活动领域的国际合作是OPCW工作的支柱之一,也是所有缔约国的一个关键目标,因为它可以促进经济和技术发展;鼓励在有毒化学品的整个生命周期内促进安全和安保文化。它注意到化学品安全和安保工作在防止化学武器重新出现以及滥用有毒化学品方面的重要性,包括恐怖分子等非国家行为体的使用;鼓励缔约国和技秘处继续促进OPCW缔约国在化学品安全和安保领域发挥在其整个生命周期内进行自愿协商与合作平台的作用,包括通过发展、交流,以及根据要求传播信息和最佳做法,并支持国家能力建设。
  
  八、小结
  
  1.《公约》履约的成就——宣布库存化学武器基本被销毁
  
  国际社会经过21年多的努力,目前《公约》拥有193个缔约国,只有以色列、埃及、南苏丹和朝鲜未加入。俄罗斯、美国、韩国、印度等8个缔约国宣布的72 304吨化学武器已销毁了96.5%,只有美国还有2千余吨尚未被销毁。未来战场传统化学武器的大规模使用威胁基本消除。OPCW为此获得2013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2.存在的主要问题之一——化学武器使用事件时有发生
  
  自2013年以来,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不时发生使用化学武器事件,据OPCW调查,有的为叙利亚政府军所为,有的为反政府武装或恐怖分子组织所为。另外,2017年2月在马来西亚吉隆坡机场发生了金正南被神经性毒剂(VX)毒杀事件;2018年3月和6月在英国索尔兹伯里市发生了前俄罗斯间谍与英国公民神经性毒剂(Novichok,诺维乔克)中毒伤亡事件。这标志着化学武器禁而不止,不仅用于战场而且还用于非战争使用。在国际社会造成恶劣影响,损害了《公约》的权威性。值得关注的是,诺维乔克毒剂并不在《公约》附件化学品清单中。
  
  3.存在的主要问题之二——化学武器销毁进程严重滞后
  
  《公约》规定的化学武器销毁期限最迟于2012年4月29日。目前,美国尚有2千余吨化学武器,其销毁期将延至2023年。日本遗弃在华化学武器的销毁任重道远,大约还有数以十万计的日遗化武等待销毁,预计在2022年前无法完成销毁任务。对周边生态环境和人员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4.《公约》面临的挑战之一——是否要修改《公约》附件化学品清单
  
  鉴于英国诺维乔克毒剂事件,美国、加拿大和荷兰等国向OPCW提交报告,要求考虑扩充《公约》附件化学品清单。应OPCW总干事请求,科咨委报告提出“与Novichok术语有关的任何化学品都可视为与《公约》有关。”并“请缔约国考虑是否有必要对《公约》附件化学品清单涉及新的神经性毒剂Novichok及其前体进行修改,以确保对此类化学品加以适当限制和监督。”科咨委还提出技秘处要发展与“失能化学品”或中枢神经系统(CNS)化学品相关的能力。根据《公约》第十五条规定,对《公约》的修订需要全体缔约国协商一致通过才能进行。因此,四审大会未能就此达成共识。
  
  5.《公约》面临的挑战之二——科技发展可能带来潜在新风险
  
  化学与生物学的融合、基因编辑、基因合成和基因测序等生命科学的发展加深了对生命过程的化学分析与理解。随着理解的深入,操纵和干扰生命过程的能力也不断增强,有可能出现比目前附表化学品毒性更大的新化学品或新的毒剂传输方式。生物或生物媒介过程可能用于化学品的生产,生物源毒素和材料也适合此类方法。这些技术可能造成潜在新化学武器的风险,并增加核查的困难。此外,防止化学武器重新出现也是未来OPCW关注的重点。
  
  6.《公约》面临的挑战之三——投票表决机制改变了原有的“协商一致”原则
  
  2018年6月召开的OPCW缔约国特别大会,表决通过“应对使用化武所构成的威胁”决定草案,赋予OPCW技秘处对叙利亚所谓化武袭击的肇事者行使追责的权力。这一决定的合法性及后续落实问题引发激烈争议,加深了成员国之间的分裂,但明显暴露出该组织的政治化倾向。该决定的通过,也充分暴露了该组织的被少数国家操控的本质。未来,表决方式有可能成为修改《公约》的常规方式,其后果值得密切关注。
  
  7.《公约》面临的挑战之四——适应科技发展提升核查能力与效率
  
  OPCW需要适应科技发展,拥有最新的、核准的核查技术,以符合《公约》的方式改进和调整核查制度;鼓励建立毒素指定实验室网络;呼吁将OPCW实验室升级为化学和技术中心,根据技术进步稳步扩大OPCW中央分析数据库(涵盖附表和相关非附表化学品的数据,包括中枢神经系统(CNS)有毒化学品的数据),并继续努力提高核查制度的效力和效率。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大街36号德胜凯旋公寓B座1115室 邮编100120 联系电话:010-82032955 010-82032550 邮箱:mishuchu@zjhx.org   邮箱登录